自娱自乐的杂物堆。

《难违》

想想还是把这篇补完了。薛羡预警,少女,ooc。


1.

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救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薛洋脸色难看至极,半晌才憋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那样狼狈的样子竟叫人看了去——他薛洋名声在外,面子到底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魏无羡也坦然接受他杀人般的目光,一边从容不迫地倒出一碗色泽诡异...

+

就觉得拂樱散发武斗一定好看❤

+

《潘多拉》长评

@曲晏.

    读完全文时寝室里早已熄灯,我放下书躺回床上,觉得自己大概一时半会儿睡不着了。
    我一直很喜欢曲宴太太的文风,平平淡淡却暗潮汹涌——《潘多拉》也是,情感随着剧情先抑后扬,逐渐的、愈加沉重的扣开心弦。全文围着人类、血族和狼人间的矛盾展开,背景庞大不显空虚,其间的牵扯引人深思,且直接成为文章感情线上的结点,又使得情感上给人的冲击更加强烈。
    相比土方与三叶的求而不得,高杉和银时显得更加幸运。目睹了三叶的悲哀,银时对转化高杉这件事上一直存在抵触——不愿意把高杉扯进无端的灾难,不愿意高...

+

“年少不要遇见太好的人。”

+

《难违》

   “那时我问他,你教我毒医之术,就不怕我去害人吗。”
    薛洋顿了顿。
   “他漫不经心的摆弄他的药草,回道你会吗。我说你又怎知我不会。”
   “他剪下一片叶,夹进手边的书里,压好了。”
    薛洋眯着眼,专注的看着窗外的一家酒家。他好像还在那巴掌大的山洞里,地上还横七竖八的堆着杂物,差点没有落脚的地儿。魏无羡合上书,轻笑一声,终于回头看他:“如果真有这么一天——”
    薛洋还记得魏无羡嘴角上扬的弧度。
   “如果真有...

+

近期的鱼 很奇妙的开学前的高产期

p12拂樱单人
p3枫樱现pa同居三十题 一起外出购物
p4我和拂樱的日常现pa
p56拂樱挂件原图和实物

高三诈尸,想死在拂樱怀里
我爱拂樱 我爱他

+

原创手作。
除草除草

+

放假啦——

+

脑洞囤积,信徒高×神使银。
“除了神谕,我只信奉你。”

果然半夜修仙脑洞就是止不住。过段时间倒腾出了就删。

+

#杂想##文野太宰治#

      他像一个孩子,世界在他的眼中不过镜花水月,而后摇坠崩塌。世间万象碎了一地,他笑着细数满地狼藉,哪块是罪,哪块是恶,看的清清楚楚。后来啊残骸上竟生了花儿,埋下种子的人走了,却没有告诉他要怎么去养。他难过的捧了花去那“救人的一方”找安身的地儿,可那花也像他一样,既活又死的,阳光和甘露都换不来它一笑。他坐在花旁小心翼翼的浇水,生怕淹坏了它。一来二去,花儿也算像样的活了几年,还养活了周遭的几棵草。
      他看着那活生生的草,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。

+

与高银再次坠入热恋期

+

《荒原》试写

    俄罗斯的冬天真该死的见鬼,太宰治想。他走进一家咖啡店,寒风被拒绝在了门外。温暖的环境让他眯了眯眼。
    ——在这个时候把他调配到俄罗斯的森先生也该去见鬼。
    他本来可以在日本的哪个酒吧去邂逅一位美丽的小姐,幸运的话他可能可以在这个冬天死去——现在都做不到了。太宰擦了擦微湿的头发,对店员笑了笑。
   “热焦糖玛奇朵,谢谢。”
    街上空荡荡的,想必这种天气应该不会有人乐意出门。太宰端起杯子小饮一口。他也许应该丢下工作去睡一觉,反正这雪短时间里...

+

长明。

+

听说我又吃了冷cp

+

『我流芥太反色』试写

    我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腕,那上面有一道伤,是他自己刚刚划开的,正慢慢的流着血。他的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一把小刀。我不由得抓的更用力——我毫不怀疑,一旦我放开,他会再给自己划上一道。
    我可能太用力了,我想,这会很痛,但是他不会因此低吟,他甚至会感到愉悦。
    "杀了我……?"
    他凑近我低笑,语气温柔尾音上挑,就像我无数次想象他说情话的样子。
    ——或许换个场合我会……高兴
   “不。”
 ...

+

原创手作。文野太宰治印象瓶。

+

原创纸模。
义无反顾的跳进了芥太坑。

+

GUMI中毒

+

© 纪氿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