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娱自乐的杂物堆。

#杂想##文野太宰治#

      他像一个孩子,世界在他的眼中不过镜花水月,而后摇坠崩塌。世间万象碎了一地,他笑着细数满地狼藉,哪块是罪,哪块是恶,看的清清楚楚。后来啊残骸上竟生了花儿,埋下种子的人走了,却没有告诉他要怎么去养。他难过的捧了花去那“救人的一方”找安身的地儿,可那花也像他一样,既活又死的,阳光和甘露都换不来它一笑。他坐在花旁小心翼翼的浇水,生怕淹坏了它。一来二去,花儿也算像样的活了几年,还养活了周遭的几棵草。
      他看着那活生生的草,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。

+

与高银再次坠入热恋期

+

《荒原》试写

    俄罗斯的冬天真该死的见鬼,太宰治想。他走进一家咖啡店,寒风被拒绝在了门外。温暖的环境让他眯了眯眼。
    ——在这个时候把他调配到俄罗斯的森先生也该去见鬼。
    他本来可以在日本的哪个酒吧去邂逅一位美丽的小姐,幸运的话他可能可以在这个冬天死去——现在都做不到了。太宰擦了擦微湿的头发,对店员笑了笑。
   “热焦糖玛奇朵,谢谢。”
    街上空荡荡的,想必这种天气应该不会有人乐意出门。太宰端起杯子小饮一口。他也许应该丢下工作去睡一觉,反正这雪短时间里...

+

马克笔练习

+

长明。

+

听说我又吃了冷cp

+

『我流芥太反色』试写

    我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腕,那上面有一道伤,是他自己刚刚划开的,正慢慢的流着血。他的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一把小刀。我不由得抓的更用力——我毫不怀疑,一旦我放开,他会再给自己划上一道。
    我可能太用力了,我想,这会很痛,但是他不会因此低吟,他甚至会感到愉悦。
    "杀了我……?"
    他凑近我低笑,语气温柔尾音上挑,就像我无数次想象他说情话的样子。
    ——或许换个场合我会……高兴
   “不。”
 ...

+

原创手作。文野太宰治印象瓶。

+

原创纸模。
义无反顾的跳进了芥太坑。

+

GUMI中毒

+

© 纪氿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