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氿。

自娱自乐的杂物堆。

《归兮,归兮》

火凤三四。瞎写的一点段子(×)
少女,ooc,饿昏了试图自己投喂自己。
(悄悄表白楼徙太太,《参商》实在太好嗑了(☜翻来覆去读了十几遍x)

1.
       郭嘉懒懒地靠着:“三哥。”他唤道,“天不假年罢——三哥。”郭嘉微微笑了:“我终究是见不着来年的新叶的。”

2.
      “留长发吧。”贾诩说。
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郭嘉停了笔,仰头看他。
       夜风清冷,直教案上的烛火摇摇晃晃站立不起。郭嘉半边脸映在明明灭灭的火光中,倒也看不出他平日过于苍白的脸色。贾诩抚了抚郭嘉柔软的发尾,俯首吻上他的眉心。
       留长发吧。贾诩喃喃。
       好啊。郭嘉说。

3.
       郭嘉犯了困,索性整个人往贾诩身上倒,一身嶙峋瘦骨戳得贾诩生疼。贾诩捞来毯子把郭嘉裹好,又紧紧地将他揽住了。
       真暖和。郭嘉恍恍惚惚地想着。

4.
       最终贾诩还是没能见到他留了长发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贾诩直盯着殓了郭嘉的黑棺,身后白绫呼啸。
   
0.
       贾诩揪断了一株杂草。
       他张了张嘴,觉得自己此刻应该说些什么——天下,政权更迭,江南江北,院里的苍竹和乌鸦,或是郭嘉走后、日渐孤寂的人世。 
       可忽然间,他又什么都说不出了。

评论(1)
热度(14)

© 纪氿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