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氿。

自娱自乐的杂物堆。

《瞎写的段子要什么标题》

真三贾郭,现pa。
应该不会有后续的(´•    •`)*
性冷感嘉避雷。少女,ooc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这个。”
        贾诩张了张嘴,有些艰难地挤出几个音节。
        天知道他经历了什么——贾诩茫然,这应该是他第二次感到如此不知所措,上一次还是在他追求郭嘉的时候——可现在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性教育读物和一盒,情/趣/用/品。
        ……哦我的天,那颗跳/蛋怎么是该死的粉红色。贾诩呆滞地扫了一眼。
       “……所以?”贾诩有些迟疑的开口。他看向郭嘉,他没想到郭嘉所说的“晚上谈谈正事”会是当下情景。
       “如你所见。”郭嘉轻笑着偏了偏头,微红的耳尖从发丝中钻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贾诩抬手捂住了脑袋。现在他知道平日里他的一些小情绪全都被郭嘉看到了——有什么事情能够瞒过郭嘉呢。可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因男友的性冷感而滋生的挫败感,比如说对方根本不会到受晨/勃这样的低级问题的困扰。
        “性/生/活不和谐容易导致夫妻感情破裂。”郭嘉拿起那本性教育读物随手翻开,字正腔圆地读道。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停一下,拜托。”贾诩说,“你根本不需要这样……呃,我不介意关于没有性/生/活这件事,我不是说过的吗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迁就我了。”郭嘉放下书,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可以试一试。”郭嘉说。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红晕已经漫上了他的脸颊。
        贾诩无法不多看几眼郭嘉难得羞涩的模样,以至于他呆了好一会儿才能开始动作。像是炸开了一杯苹果苏打——贾诩觉得自己的脸上大概也红透了——什么岁数的人了都,他稍稍唾弃了一下自己。贾诩倾过身去凑近了郭嘉,扣住他搭在床单上的手,再低头含住了他的嘴唇。
        贾诩缓缓把他的男友压倒在床上,一边伸手去摸盒子里的润/滑/剂和那颗粉红色的跳/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贾诩:看到了吗
贾诩:这么可爱的人
贾诩:我对象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END.

评论(2)
热度(10)

© 纪氿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